进行反政府运动

2019-10-28 13:38

学生们热心社会活动是好事,但如果是糊里糊涂被人当枪使,就很悲哀。更重要的是,多数学生是真心追求民主,而民主的重要原则之一,是要捍卫别人表达(表达不能以违法或损害别人的方式行事,比如“占中”)的权利。如果替政府说话就是“五毛”,就变成异端被孤立,这种做法岂非跟民主背道而驰?(记者 王 平)

学生如果去“占中”,可能会留下案底,这在香港是很严重的事,很多工作将对他们关上大门,前途从此灰暗。然则,为什么学生们甘当“炮灰”?

之前,学民思潮和学联已经带领一帮学生预演了一次“占中”,半夜跑到中环闹事。更早些时候,还有多名未成年的初中生暴力冲击立法会,身上还带了管制刀具,被警察逮捕。

香港中文大学学生阿强(化名)接受《大公报》采访时说,他因为反对“占中”,就被同学叫做“大中华胶”、“左胶”、“五毛党”,后来他不敢再说这话题,却依旧被疏远。中大教授助理陈天虹说,校园的气氛确实和以前不同,缺乏自由讨论气氛,“我和一些中大或其他大学的博士生在facebook上沟通,我反对他们的政见,他们就骂我是‘左胶’,骂我是鲁迅笔下的孔乙己”。城市大学的四年级学生阿kel骆说,学联经常喊人参加反政府示威游行,他一次也没去,所以被孤立,“许多同学都不认同学联的观点,却因为怕被孤立而被迫去参加,并非真正为民主而发声”。

香港学联至今很受外国势力青睐。学生关心社会事务,容易接纳反政府言论,所以最受外国颠覆势力的喜爱。

香港学联为什么这么牛,可以做到让反对者都不敢说话?答案是,他们有钱,还有后台。用香港媒体的话说,学联在香港八大院校“只手遮天”,连各校校长都怕它三分。

全称“香港专上学生联会”的学联成立于1958年。港英政府早年下了命令,所有大学的学生会必须加入这个组织,故无论是历史悠久的香港大学,还是回归前不久才成立的科大、城大,其具法律效力的学生会会章,都注明学联是唯一认可和必须参加的专上学生联合组织。

原因很多。一是从年轻人性格特点来说,他们的热血容易被反对派“真普选”、“国际标准”的鬼话点燃,自以为在为民主事业奋斗献身;二是,引用某香港市民受访时评价学生的话说,学生中有一些人,连政改是怎么回事都没搞清,连英美日德等发达国家都不用“公民提名”来选领导人都不知道,就放下学业来抗议。

政治势力颠倒黑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,吵吵闹闹不足为奇,令人吃惊的是,不少香港学生也被暴戾的街头政治裹挟着投身其中,不顾“占中”是违法行为的事实,竟比反对派还先一步走上街头。

有许多学生并不认同反对派的主张。8月17日反“占中”大游行里就有不少学生。一位学生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得好:“我们要沟通,不要对抗。学生应该有独立思维,不要人云亦云。”可惜的是,这种声音在学生圈不算响亮,很多人可以想,却不可以说,因为在激进学生组织的打压之下,主张理性沟通或为政府说话,就立马“不是香港人”,就成了“五毛”。

2017年,香港有望实现史上第一次特首普选。但是,激进反对势力一直对特首提名方法耿耿于怀。他们坚持不符合基本法的“公民提名”,并以占领香港金融中心中环地区相威胁。

郑赤琰指出:“从50年代至今,美国政府一直在透过中央情报局控制其他国家的大学生组织,唆使大学生发动罢工、罢课,进行反政府运动,继而颠覆其他国家政权、或干预别国内政,当中有公开解密文件证明的就有伊朗、刚果、巴基斯坦和智利。”

说出不同观点就会被孤立,这就是传播学所说的“沉默螺旋”。这种环境下,保持理性能够反思的同学,不敢轻易出声。

中大政治学系教授郑赤琰指出,学联等专上学生组织是港英政府控制大学生的“维稳”工具,港英政府会用“挖出来、打进去”的方法控制学生会,除派员吸纳学联的核心成员为代理人,还会指示高级公务员或纪律部队人员升读大学的子女加入学联,从中收集情报或宣传政府政策。